江时学:面对巴以冲突,拉美的立场说明什么伊拉克

作者: 小孙 2023-11-27 02:36:11
阅读(98)
当前的冲突已导致双方死亡人数过万,而且加沙地带人道主义灾难的前景令外界十分担忧。由于以色列军方在完成对加沙地带南北分割后,仍没有停止的迹象,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以色列发出谴责。连白宫方面也于7日就以色列对加沙的战后计划发出警告,认为以军不应该占领加沙。在谴责以色列的声浪中,拉美国家采取的外交举动颇为引人注目。如在10月31日,玻利维亚宣布与以色列断绝外交关系,智利、哥伦比亚、洪都拉斯纷纷召回本国驻以色列大使。此外,巴西、阿根廷、秘鲁和墨西哥等国以不同的方式谴责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难民营进行长时间猛烈空袭。长期以来,以色列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在1947年联合国成立的巴勒斯坦问题特别委员会(UNSCOP)的11个成员国中,拉美占3席(危地马拉、秘鲁、乌拉圭)。危地马拉代表乔治·加西亚·格拉纳多斯是亲“犹太复国主义”的,因此他非常希望巴勒斯坦分割方案被联合国大会通过。当时的联大主席、来自巴西的奥斯瓦尔多·阿拉尼亚同样对“犹太复国主义”持有同情心。最初确定的投票日期是1947年11月27日。为了使以色列有足够的时间去争取更多的支持(尤其是来自拉美国家的支持),阿拉尼亚提议,11月28日是感恩节,因此有必要将投票日期推迟到11月29日。犹太人组织积极利用这来之不易的48小时,在外交上做了大量工作,终于使联大第181号决议得以通过。在同意该决议的33个国家中,13个国家来自拉美。从以色列方面看,一方面,以方对一些拉美国家允许当年屠杀犹太人的纳粹分子自由自在地生活表达了严重不满;另一方面,由于阿拉伯国家不愿意向以色列出口石油,以色列只得从盛产石油的拉美进口。这种爱恨交加的关系或许能说明,为什么直到2017年9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才对拉美进行正式访问。面对当前的巴以冲突,玻利维亚、智利和哥伦比亚等拉美国家之所以采取了反对以色列的外交行动,主要是因为以下几个因素在发挥作用:第一,美国长期偏袒以色列。对以色列采取惩罚性外交举措的拉美国家,基本上都由左翼当政。拉美左翼的特点之一是敢对美国说“不”,反对美国一票否决安理会关于巴以立即停火的决议。此外,玻利维亚甚至多次遭受美国的制裁。无独有偶,11月2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决议,再次敦促美国结束对古巴实施的经济封锁。联合国的187个会员国对决议草案投赞成票,而美国和以色列则投下反对票。由此可见,在是否应该反对霸权主义、是否应该倡导新型国际关系等重大问题上,拉美与美国、以色列的分歧是显而易见的。第二,一些拉美人在巴以冲突中丧生。据报道,迄今为止,已有十多名在以色列工作或旅游的拉美人在冲突中丧生,另有十多人失踪。与此相关的新闻在拉美引发了极高的关注。因此,绝大多数拉美人都希望联合国进行有效的斡旋,使巴以双方立即全面停火。而以色列却以“反恐”为由,对加沙地带进行强有力的军事攻击,从而使拉美对以色列的不满溢于言表。第三,拉美的反战立场非常坚定。20世纪以来,拉美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没有发生过战争的大陆。因此,拉美十分珍惜和平。当美国在2003年3月20日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悍然入侵伊拉克后,许多拉美国家表达了强烈的反对。当时在联合国安理会担任非常任理事国的墨西哥和智利,对未能在联合国框架内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伊拉克问题感到遗憾,并对美英等国动武提出了批评。时任墨西哥总统福克斯说:“我们赞同美国的目标和价值观,但不同意美国解除伊拉克武装的时机和方式。”他还表示:“墨西哥希望用多边手段来解决争端。世界必须继续遵从联合国宪章的精神。”当时的盖洛普民意调查结果表明,83%的阿根廷人反对在任何情况下对伊拉克动武。在被调查的五大洲41个国家中,阿根廷的反战呼声最高。面对拉美的立场,一些以色列媒体认为,拉美的左翼浪潮使以色列与拉美的关系充满危险。一些阿拉伯国家的媒体也指出,如果以色列不能立即停火,拉美的反美、反以阵营可能会不断扩大。诚然,有少数拉美国家对以色列表达了同情,萨尔瓦多和乌拉圭甚至支持以色列采取所谓“反恐”行动。但大多数拉美人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正义立场以及以色列与拉美关系的变化充分说明,第一,拉美唯美国马首是瞻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第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要性以及构建一个持久和平的世界的紧迫性已凸显无疑。(作者是上海大学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