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

作者: 小周 2023-11-30 06:13:13
阅读(114)
在新闻稿中,费舍尔声称他是在一个"极其严肃“的时刻离职的。在他的领导下,博物馆没有对可能被偷窃物品做出适当反应,最终责任必须由馆长来承担。据了解,费舍尔原定于2024年辞职。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哈特维格·费舍尔自2016年4月起担任大英博物馆馆长,他是1866年以来第一位领导大英博物馆的非英国籍馆长。据了解,哈特维格·费舍尔原定于2024年辞职。哈特维格·费舍尔,1962年12月出生在德国汉堡,德国艺术史学家。幼年时,博物馆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费舍尔精通德、英、法、意四国语言,1994年从波恩大学博士毕业后到瑞士巴塞尔一家艺术博物馆工作数年。2006年,他回到德国,在埃森一家当代艺术博物馆任馆长2012年,他被任命为德累斯顿国家艺术陈列馆馆长。2016年4月至今,担任大英博物馆馆长。哈特维格·费舍尔费舍尔在一份新闻稿中说,他是在一个"极其严肃“的时刻离职的。他说,很明显,在他的领导下,博物馆没有对可能被偷窃物品做出适当反应,最终责任必须由馆长来承担。在费舍尔辞职几小时后,博物馆宣布其副馆长乔纳森·威廉姆斯也“同意自愿辞去正常职务”,直到失窃事件调查结束。8月16日,大英博物馆发表声明,表示自家博物馆放在储藏室里的部分文物不翼而飞。被盗文物包括公元前15世纪至公元19世纪的黄金、珠宝、半宝石等近期未被展出的多件文物。据悉,部分被盗文物于几日后在电子商务网站eBay上售出。大英博物馆声明哈特维格·费舍尔此前曾表示,“这是一起极不寻常的事件。我代表所有同事在此表示,我们极其认真严肃地对待所保管物品的安保工作。”对于此次事件,伦敦《泰晤士报》写道,盗窃事件是国家的耻辱,让人质疑博物馆自己对文化珍宝的管理,它需要为此做出全面的解释。偷盗嫌疑人的信息已被曝出。据《卫报》消息,偷盗嫌疑人叫彼得·希格斯(PeterJohnHiggs),今年56岁,毕业于利物浦大学考古学。于1980年底加入大英博物馆,在大英博物馆已经工作了35年。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在被解雇前,希格斯是大英博物馆希腊馆的馆长。据《每日电讯报》报道,希格斯被怀疑多年来一直在作案而未被发现,他将博物馆藏品中未经分类的物品偷走,然后在eBay上出售。据消息称,大英博物馆藏品早在2016年就首次出现在eBay上。不过,希格斯的儿子格雷格则对媒体表示,“父亲什么都没做。他失去了工作和名誉,我认为这不公平。不可能是(他)干的。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父亲已经对博物馆失去了信心。”大英博物馆发言人表示,由于警方正在进行调查,他们无法发表评论。彼得·希格斯(左)博物馆方此前表示,大部分文物都是存放在储藏室里的小件,并未在近期公开展示过,主要用于学术和研究目的。《卫报》称,大英博物馆在文物失窃后启动了一项独立的安全审查。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博物馆的独立审查由前董事会成员奈杰尔·博德曼爵士(SirNigelBoardman)和英国交通警察局局长露西·多尔西(LucyD’Orsi)领导,将对未来的安保安排进行调查并提出建议。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大英博物馆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安全审查。当然,文物盗窃事件所牵扯出的还有文物归还问题的讨论。大英博物馆拥有800多万件藏品,其中许多来自英国的前殖民地。大英博物馆希腊和尼日利亚的立法者利用盗窃事件为契机,呼吁归还有争议的文物。希腊文化部长莉娜·门多尼(LinaMendoni)周一在接受希腊媒体采访时说,这起案件加强了希腊要求归还帕台农神庙大理石浮雕的呼声。门多尼说,失窃事件引发了对"博物馆所有展品的安全性和完整性"的质疑。而尼日利亚官员重申了他们长期以来要求大英博物馆归还被称为贝宁青铜器的文物收藏的呼声。这些文物是英国军队在1897年掠夺的。文物被盗,大英博物馆馆长引咎辞职藏品媒体称,费舍尔在大英博物馆工作期间,人们对西方博物馆藏品归属问题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归还要求的数量和强度也在增加。大英博物馆此外,在文物被盗事件前,今年大英博物馆的“晚清百态:19世纪的中国(China’shiddencentury)”展也引发了争议。该展览中介绍了中国革命家秋瑾的生平和诗作,但并未给出秋瑾诗作的英文译者信息。6月19日,加拿大华裔译者YilinWang在社交媒体平台X上发表推文,要求删除所有翻译,“与展览有关的所有材料(包括展览书籍,所有视频、照片、展示材料、标牌、数字或小册子等印刷材料,以及其他出现翻译的任何地方),除非博物馆提出适当的补偿方案并立即给予补偿”。6月20日,大英博物馆从展览中删除了秋瑾的诗歌及YilinWang的翻译。晚清百态:19世纪的中国8月4日,大英博物馆发表了一份声明,承认其正在“审查临时展览的许可流程,特别是在翻译方面,以确保有一套及时而有力的方法来支持我们今后的审核批准工作和作者的授权流程”,对此博物馆方表示歉意。(本文综合自《卫报》、《纽约时报》、文博圈及澎湃新闻此前报道)